6623777一码三中三:約翰遜和特朗普:真愛還是塑料花?

山东体彩十一选五看结果 www.qwodv.com 作者:趙靈敏

來源:華夏時報

發布時間:2019-07-26 22:02:04

摘要:約翰遜和特朗普兩人身居高位,但都是乖張的性格,這是他們的相似之處。兩個人的執政風格也受到人們的關注,特朗普的政治決定常常成為眾人熱議的焦點。兩人的關系受到大選及雙方利益的影響顯得尤為微妙。

約翰遜和特朗普:真愛還是塑料花?

趙靈敏

7月24日,鮑里斯?約翰遜接替特蕾莎?梅成為了英國新首相,和他惺惺相惜的美國總統特朗普立即發推特表示祝賀,稱贊約翰遜會很優秀。此前,這兩人已經在多個場合互相表達了愛慕和贊賞,人們公認他們之間有很多相似之處,約翰遜也一直被稱為“美國版特朗普”。那么,這兩個人之間是心意相通的真愛,還是互相利用的塑料花?

應該說,約翰遜和特朗普的相似之處還是挺多的。約翰遜出生于1964年6月19日,特朗普出生于1946年6月14日,兩人都是雙子座,都具備雙子座無拘無束、輕率多變的個性。在成為總統的很多年前,特朗普就因為浮夸炫富的行為舉止而成為了媒體的寵兒,其在電視選秀節目《學徒》中的那一句“you are fired!”更成了流行語;2016年開始競選總統之后,其出格的言行更是延伸到政治領域,什么“墨西哥人都是強奸犯”、“不許穆斯林入境”等等,不一而足;當選之后,特朗普依然不知收斂,以推特做武器,想懟誰就懟誰,最近更因為催促少數族裔女議員回到她們“破敗的家鄉”而廣受非議,遭到眾議院的彈劾。

在這方面,約翰遜也不遑多讓。比如2017年5月,作為外交大臣的他在參觀錫克教寺廟時提到了蘇格蘭威士忌出口貿易,而錫克教是禁酒的;2017年9月,他出訪緬甸時,在其最神圣的佛教圣地仰光大金寺,朗誦殖民詩,“寺廟的鐘聲說,回來吧,英國士兵”。 2007年11月,在談到美國總統競選時,他又對希拉里的形象給予了負面評價,甚至可以稱得上是攻擊。2018年8月,他又說“穆斯林婦女穿著罩袍看起來像信箱”,該言論被英國穆斯林委員會指責迎合極右勢力。

和這些驚人言論同樣驚人的是這兩個人對丑聞的免疫力,他們的上述言論,放在本國的其他政客身上很可能會帶來滅頂之災,但對特朗普和約翰遜來說,就成了個人魅力和特立獨行的表現,公眾不僅不以為意,反而覺得很可愛、有個性。就拿特朗普來說,他的每次“失言”,雖然都遭到輿論和民主黨的口誅筆伐,但卻每每能拉抬支持率。在他讓幾位女議員“回家鄉”之后,民調顯示,特朗普在共和黨內的支持率上升了5個百分點,達到72%。約翰遜也同樣如此,他行為乖張,立場左右搖擺,先背叛首相卡梅倫,又背叛后任首相梅,但這并不妨礙他接著成了首相。

之所以會出現這種奇特的現象,根本原因是兩國都處于非常時期,都需要不同于傳統政客的另類政治人物。近年來,美國社會高度分裂,東西兩岸的華爾街金融資本、硅谷科技公司和好萊塢娛樂產業,是全球化的受益者和堅定支持者,因為只有全球化不斷推進,他們的產品和服務才能賣到更多世界更多地方,從而實現利益最大化。而中部鐵銹地帶的民眾,因為幾代人賴以生存的工廠搬到了成本更低的第三世界國家而陷入絕望,對移民、全球化抱著敵視和不信任的態度,奧巴馬、希拉里這樣的民主黨上層卻對此視而不見,只關心變性人等邊緣話題。而特朗普關心到了他們,用一種極端的表達方式讓全世界注意到這些人的困境。最終,原本一直支持民主黨的幾個鐵銹地帶州紛紛倒戈,從而把特朗普送進了白宮。

英國的大麻煩是脫歐。2016年6月,英國舉行了脫歐公投,脫歐本來是一年前首相卡梅倫在進行大選準備時的競選語言,他本人是留歐派,根本不相信英國會真的脫離歐盟,只是想用此舉來堵住脫歐派的嘴,沒想到最終弄假成真。過去3年來,保守黨和英國已經被脫歐問題折磨得奄奄一息:已經有2位首相先后辭職,而英國社會不但沒能凝聚共識,反而出現了高度分裂,二次公投、重新加入歐盟、無協議脫歐、和歐盟建立自貿區……各種主張莫衷一是,誰也說服不了誰。脫歐進程也一再推遲,而能不能在今年10月31日如期脫歐仍然不得而知。保守黨也被這種情形所拖累,在不久前舉行的歐洲議會選舉和英國地方選舉中遭遇大敗,面臨著泡沫化的?;?。面對這種空前嚴峻的局面,保守黨不得不行非常之事,擯棄像卡梅倫和梅那樣的傳統政治人物,把約翰遜這樣一位“非正?!比宋锿頻角疤?,死馬權當活馬醫。

可以說,約翰遜和特朗普都是所在國家在特殊時期選擇的特殊人物。他們本人內心深處是否支持全球化和一體化,這一點只有他們本人知道,不排除那些觀點只是他們的競選策略而已,他們只是想利用群眾的不滿來達到個人目的,不過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站在他們背后的那些心懷不滿的人。全球化讓一些人利益受損,這是近年來世界范圍亂象頻生的根本原因,在宣泄之外,人們還需要更切實的解決方案,而特朗普和約翰遜迄今為止還沒什么作為。

除了這些共同之處之外,在個人修養方面,約翰遜和特朗普還是有本質的不同。特朗普雖然也畢業于賓夕法尼亞大學,算是名校出身,不過言語粗鄙,經常寫錯別字,喜歡炫富,行為舉止更像一個暴發戶,為美國老派精英所不喜。約翰遜畢業于伊頓公學和牛津大學,精通拉丁文,在媒體任職多年,出版過多本專著,包括丘吉爾的傳記,是毋庸置疑的知識精英。他雖然也有失言,但從頭至尾,他沒有脫離他所屬的階層,對黨高層的背叛,更多是出于爭權奪利的目的,而不是要真正決裂。

事實上,約翰遜并不那么喜歡特朗普,在特朗普競選階段,他多次表示特朗普“無知得令人震驚”,“不適合當總統”,等到特朗普當了總統,大概是意識到和特朗普搞好關系對自己上位有利,他才轉變了態度。而因為梅首相不怎么搭理他,特朗普對約翰遜的示好,更多是想給自己在英國保守黨內找個同道。現在約翰遜上位成功,下一步是要從歐盟那里爭取更好的脫歐條件,在這個過程中,來自美國的支持至關重要,因此,約翰遜和特朗普的恩愛秀,還會持續一段時間。(作者為資深媒體人)

見習編輯:李茜楠 主編:商灝


查看更多華夏時報文章,參與華夏時報微信互動(微信搜索「華夏時報」或「chinatimes」)

(0)收藏(0)

評論

水皮雜談